来源:Getty(Michael Raines 创作)

将公司出售给员工

建立一个员工所有制企业生态系统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研究助理、博古睿学者

2021-02-25 / 阅读时长 8 分钟
NOEMA 首发 译文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严重的经济紊乱,暴露出我们当前制度的诸多结构性缺陷。但实际上,面对过去的几十年的急剧转型,美国经济环境所暴露出的不平等和不稳定早已愈发严重。

20世纪70年代以来,去工业化(Deindustrialization)一直是美国的社会特征之一。特别是自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以来,其发展速度和影响程度都明显提高。就业机会和收入分配不均衡地流向少数“超级”城市和社会精英。零工经济、临时工和合同用工已经越来越普遍。甚至对许多中产家庭来说,拥有稳定职业和自有住房这些再正常不过的期望,似乎也越来越不现实。即使在就业机会充裕的地区,日益扩大的不平等以及缺乏经济适用房,使得劳动人口很难居住在其工作地附近。

过去,改善这些问题的一个途径是由公共部门负责提供教育、住房、保险和就业。但就目前美国政治形势来看,我们很难指望政府施以援手。如果相关的政策改革不能取得两党的大力支持,那么,我们又能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什么务实的对策呢?答案可能令人吃惊,那就是在企业推行员工所有制和民主管理——成立员工合作社(Worker Cooperatives)和员工持股计划(ESOP)下的公司。

几十年来,美国制造业一直处于衰退之中,产业工人占就业劳动力的百分比一直在下降。1953年,在美国,这一比例为32%。而到2015年,这一比例已降至8.7%。这对劳动力结构、工作流程、生产率增长和收入分配造成严重影响。低收入劳动力的处境和整体经济活动每况愈下。但总的来说,辛苦且危险的制造业工作与其所取代的农业劳动相比,仍然带来了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

“在员工所有制公司中,员工和所有者的利益一致。”

工业化以来的就业对劳动力和资本有两大明显好处。首先,制造业工作是工人们集中在工厂里完成的。因为在同一场域,大家保持日常联系,同心协力完成工作。这使得我们能够在智能技术加持下,运用现代管理方法,快速推动生产效率提高。其次,因为制造业工作流程具有集体性的特点,单个员工之间的绩效差异往往甚微。

后来服务业逐渐地取代了制造业,其特征是分散性、个人化的。这对收入不平等和生产率增长有重大影响。服务业包括专业服务、技术服务、维护服务、零售和教育等领域,其工作流程的分散性,意味着员工难以进行有效组织,员工相互学习的机会也更少。只有在规章制度安排下,公司才会投入力量以提高绩效,如大型公司的培训项目、团队建设等。

服务业工作明显更分散,员工个体的绩效更容易与其他人区分开来。因此跟踪员工之间正常情况下的绩效水平分布也更容易。有些员工比其他人速度更快、更准确、更稳定。此外,在员工的性别、种族和阶层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对个人服务工作绩效的认可和报酬也参差不齐。美国工人运动反对“计件”等个人评估方式,但工会力量在服务业中较弱。

综上述,随着经济活动逐渐从集中和集体的工业转向分散和个性化的服务业,生产率增长缓慢和工资差距扩大的趋势将持续下去。换句话说,自2007—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经济衰退以来,这些问题将会继续存在。由此制造业作为曾经经济活动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将减弱为农业、矿业和渔业一样的影响水平。

“员工所有制让个人获得组织成员身份,改变了必须通过评估才能获取绩效补贴的收入方式。”

而“员工所有制”可以解决收入分配不平等和劳动生产率下降两个问题。员工和所有者在员工所有制公司的利益一致,是同一主体。在这一场景中,个人获得组织成员身份,改变必须通过评估才能获取绩效补贴的收入方式。

首先,员工所有制可以有效消弭收入分配不平等问题。在美国,服务业平均报酬低于制造业,行业内收入分配更是差异显著。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在服务业从业者工资报酬之外,给予他们其他收入补贴。有许多政策、项目正在制订和讨论当中,包括无条件基本收入、大幅提高所得税减免额或联邦工作保障等措施。除此之外,在员工合作社和员工持股计划中,“一人一股”的员工所有权原则使我们可以广泛并有效落实相关收入补贴政策。

员工所有权计划已经得到共和党的支持,因为它可以被视为一种员工自力更生和社区互助行为,而不是依赖税收资助的政府项目。企业归员工所有使利润分配更加简单,其他多方利益相关者合作社也可以进行类似的制度设计,让其客户和成员参与运营。传统公司结构在这方面显得较为困难,因为它们的制度设计就是为股东或所有者留住利润,而不是将其分配给员工或其他利益相关者。当传统公司推行收入补贴政策(换句话说,提高工资)时,可能招致股东反对。

其次,对生产效率下滑现状的解决。在一家欣欣向荣的企业中,领导和管理层应当参与到公司边缘业务,这样他们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改善运营的环节。这种情况在员工所有制企业是可能实现的,因为这里的员工利益与整个公司目标更为趋同。同样是在这个环节中,许多经营良好的传统企业也能够使员工足够信任组织文化,并一定程度上做到权力下放;而有许多经营不善或运营混乱的员工所有制企业却做不到这一点。但在权力下放以及生产效率提高等激励结构层面上,员工所有制企业具有优势。

“平台合作社”

最近,美国的合作社运动一直在尝试一种新制度:平台合作社。其目的是将集体所有制、民主治理原则,与现有的共享经济平台(如优步、爱彼迎)相结合。进一步讲,平台合作社是一个倡导和支持使用数字平台的合作社联盟,具体解释如下:“平台合作社是使用网站、移动应用或协议来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企业。它们的立身之本在于民主决策,以及员工和用户对共享平台的所有权。”

平台合作概念仍处于试验阶段。然而,在分散式工作流程中,例如由现有科技巨头协作完成的工作中,这种方式可能会推动生产力的提高。

这不是一个乌托邦梦想。员工所有及管理(较少程度上参与管理)的公司是美国公司格局中一个长期存在的要素,在19世纪就初步展现,1890—1920年以后逐渐成熟。而美国农业一直都较为依赖“种植者合作社”,产生了许多家喻户晓的品牌,如Land O’Lakes和Ocean Spray;户外用品零售商REI等企业也一直由客户所有。此外,超过1亿的美国人在一个成员所有的金融合作社——信用合作社——办理银行业务。

目前来看,员工合作社是经济发展中一个微小但不断增长的组成部分,已经有数千家公司采取各种形式的员工所有制(如员工持股计划)。其中,比较著名的员工合作社有Arizmendi合作社协会,这是一家由员工所有的加州面包连锁店;还有Publix,它是美国最大和最成功的超市连锁店之一,也由其员工所有。

“20世纪末,联合航空公司曾推行员工持股计划,但最终仍没有逃过破产的厄运。”

这种形式并非没有风险。一些公司提出员工持股计划以逃避其他困难,但在具体实施上却规划不善,例如俄亥俄州杨斯顿钢铁公司(Youngstown Sheet and Tube)的案例。该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破产过程中,曾一度考虑采用员工持股计划。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自成立以来,一直饱受商业航空业种种问题的困扰,如高成本、低利润以及变幻莫测的商业周期。从1994年到2000年期间,该公司做了一番垂死挣扎,推行员工持股计划,由员工持有多数股权,最终还是破产;但其竞争对手(如达美航空和美国航空)作为传统公司也陷入破产之中。所以,到底是员工持股计划的弊端,还是商业航空业本身已经陷入了一个困难时期,这还很难说。

失败不一定是坏事。企业也的确应该尝试不同的出路与制度安排。推广员工所有制的企业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它们融资较为困难。将一家传统企业改造为员工所有制企业,通常需要求助于私人资金,而资金偿还条件往往是员工所有制企业与传统企业相抵牾的矛盾焦点,即在员工所有制企业,利润盈余为员工所有而非投资者。

因此,需要引入政府保贷款惠及合作社和员工持股计划。美国复兴金融公司(RFC)等这些值得信赖的美国金融机构也需要参与其中。众所周知,在大萧条时期复兴金融公司拯救了银行系统,并通过合作公用事业支持美国农村的电气化。

另一案例是美国农业信贷系统(FCS),这是一个由银行和信用合作社组成的机构。它们承销各种债券,为商业性农业活动提供资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农业信贷系统的银行类似房利美和房地美,后者是两家政府支持的实体,负责为住宅贷款提供担保。农业信贷系统的另一个优势是,借款人选举管理农业信贷系统的董事会成员,这将民主治理扩展到了金融领域。

“由员工所有制公司组成的系统,能够采取更合理的行动来保护成员。”

推广员工所有制企业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员工所有制企业没有完善的技术转让制度和组织学习制度。在这方面,可以从另一个成功案例中寻找灵感:农业推广服务。在美国,农业生产力得以提高的主要促进因素之一,是赠地大学(land-grant university,由美国国会指定的高等教育机构)通过推广服务,系统地向农民转让生产技术。农民可以通过推广机构,获取赠地大学在育种、机械、栽培技术和专门技能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升级后的推广服务将在提高服务业合作社和其他形式的员工所有制企业的生产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以及美国经贸政策的改变,可能会让一定规模的制造业回流美国,尤其是与生物医药、呼吸机等基本医疗仪器相关的制造业,从而导致需要对全球化供应链的成本进行重新评估。然而,制造业回流并不会改变服务业占就业比重持续扩大的趋势。

疫情仍在持续,为保护人身安全,数以万计的企业停工停业。许多企业已经让员工休假甚至是解雇员工,政府不得不向这些企业和员工提供紧急救援资金。此时,一个由合作金融机构支持的员工所有制公司组成的强大生态系统,将能够采取更合理的行动来保护其员工和社区。而在员工所有制系统中,我们可以专注于救助每一位所有者。

杨嘉琪 孙艺萌 | 编

(本文原文为英文,出自博古睿研究院出版的Noema杂志,发表于2020年7月21日。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